财新传媒
  1. 发表评论
  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3. 新浪转发
  1. 0

儒学分朝野,辅周有成无

2018年03月09日 16:40 来源于 沙龙365登入
可以听文章啦!
二十一世纪的新伦理学,首先不是把仁或爱讲清楚,而是要先把公正或义讲清楚。“爱而不公正比没有爱更可怕、可恨”
作为学者,周辅成先生确然是学贯中西的,他是介绍康德美学入中国的开山之人。而对于中国传统思想,他又是相信“儒分朝野”的。图/视觉中国

  朱小棣|文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尽管周辅成这个名字耳熟能详,如雷贯耳,其实我并不了解这位大儒,直到最近看了一本赵越胜写的《燃灯者——忆周辅成》,才从书里读出了活人。我从书里发现,赵越胜既是周先生的学生,又不是周先生的科班弟子。这一点,很有些类似于我与杨苡老师的关系。而杨的哥哥杨宪益,和周在80年代末又都曾经有过相类似的经历,于是让我倍感亲切。所不同的是,最终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全都出席了杨的追悼会,而在书的代序里周国平则说:周辅成的“追悼会无一北大官员肯到场,先生真是寂寞极了”。周国平还进而写道:“可是,在这样一个只爱金钱和权力的时代,爱智慧和正义如先生,寂寞就是必然的了,这正是先生的光荣。”

  我之所以从图书馆的书架上拿起这本书外借,是因为我摊开书本刚好翻到126页,上面讲述了1962年毛泽东看到周辅成发表于《文汇报》的《希腊伦理思想的来源与发展线索》一文,立刻批语让刘少奇去读。这篇文章的初衷是要“谈梭伦的调和妥协精神”,可毛的批语却是在讲,伦理学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工具。而周辅成先生本人却对此做出了与历史事实相差甚远的判断。2005年,他对赵越胜是这样解读的,“一九六二年初,中共开了七千人大会,毛刘在政治上有冲突,毛想向刘发出调和的信号,大家不要再争斗了,同心协力挽回局面吧。或许毛看到我的文章讲中庸、调和,就让刘也读一下,不要再揪大跃进饿死人的事了,讲点中庸和谐吧”。呵呵,真是一介书生啊!

  作为学者,周辅成先生确然是学贯中西的,他是介绍康德美学入中国的开山之人。而对于中国传统思想,他又是相信“儒分朝野”的。不过他也同时指出,“儒家并不生来就是帝王或首领的同伙”,“但历代在朝多数人士,喜用儒家之理,大挥忠孝大棒,大兴文字狱,以权谋私,以权杀士为得意,这的确是令人厌恶的”。他还说,“历代统治者,利用、曲解儒学以治国,大施淫威,欺压人民,这不是人民之福,实是人民之祸。讲中国的儒家道统传统,不分清这点,必定会分不清真儒家或假儒家。以此论儒,无不入歧途”。这是何等的洞见!

  在展望中国伦理学建设的前景时,他还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以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伦理学,首先不是把仁或爱(或利他、自我牺牲等)讲清楚,而是要先把公正或义(或正义、公道等)讲清楚”。“爱而不公正比没有爱更可怕、可恨”。这真是语语中的,振聋发聩,三言两语就把如今满大街的心灵鸡汤化解于无形,让那些满口儒学的精神骗子们丢盔弃甲,一地鸡毛。

  论及文化,辅成先生八十年前的话,今日里读来依旧醍醐灌顶。他在抗战时期就说,“所以我们今天该提起精神来,清楚地认识文化,并不只是指几箱古物,几本破书,几个团团圆圆的所谓学者之流,文化该是这一民族所有为其理想而努力之活动力”。

  经历“文革”之后,老先生把对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所以他对赵越胜说,“他们那一代思想保守,经过太多运动,都成惊弓之鸟了。中年一代是搞运动出身,读书时间不多。倒是你们这些‘文革’中长起来的年轻人可能会做点事情,思想上没框框,敢想敢说”。

  可是说来惭愧,后来的历史证明,姜还是老的辣。例如书中说,“在先生看来,‘文革’不仅破坏了国家的经济建设,同时也败坏了社会道德生活,而这动摇了立国之本。先生长期致力于道德哲学,对此乱象有较他人更刻骨的体认。先生以为拨乱反正主旨在于收拾人心,而我却以为要在制度上脱胎换骨”。

  不过后来赵越胜终于认识到,先生那一辈读书人,“浸淫于中国古典,又漫游于西方精义,从来就抱着打通两造、消泯畛域的雄心,也就是以求无分东西的普世价值为最高理想。在先生看来,是人则要用自由意志、自由选择来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凡有理想高悬则必会在自由与必然、道心和人心上有冲突。不过,这种冲突的解决,恰恰要在求自由、求理想中实现。这是个神圣的任务”。

  正是这种精神,使得辅成先生在周恩来逝世后连连叹气。“那天和先生吃饭,气氛沉重。先生不似往日谈笑风生,显得心事重重。我少见先生如此,问他,他叹息道,国家如此下去怕有大乱啊”。作者接着写道,“我当时年轻,并无先生那么深刻的危机感。其实,政党权争本与百姓无关,林冲手刃王伦,关大宋百姓何事?伯尔上校与汉密尔顿决斗亦不干美国公民的生活。”

  书中又说,“先生何不想实现此一理想?然一代淳儒,命运多舛,夙愿不遂,人皆凋零”。行文至此,想必作者也是一腔的无奈。我除了抄书,竟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辅周有成无,姑且不论,或者说是早有定论。但儒学分朝野,的确需要认真铭记于心才好。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亟待 嘉能可 周浩 无法控制 德国商务签证 方洪波 李显龙 tpp 郭广昌 周浩 谷俊山 长江流域 平安大厦 中信保 地方债务
沙龙365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