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

“戏”的信徒

2018年08月10日 真正的现代艺术,真的前卫,有过么?有过,但视而不见,那就是光宇先生八十多年前做的事

音乐大师发声法

2018年08月04日 音乐工作者对于空气有序振动的创造以及其中美感的追求,又何必局限于既有范式的器具与观念?

癌前患者那一串串心事

2018年08月04日 医生并不是解放者,只是各种疑点的解读者,各种确切靶点的干预者,倘若疑点太多,靶点不明,医生也帮不了你。惟一的出路是自我解放
妙而不真与真而不妙

妙而不真与真而不妙

2018年07月28日 文学艺术作为任何他者的附庸,即使赢得了一时的光荣,这光荣也并不属于文学艺术本身

女儿美国梦

2018年07月21日 比起有才华就横溢的菲茨杰拉德时代,实现梦想难了许多。但只要肯于接受体制的调理,白手起家的人还是能获得一张下场竞争的门票

命运之路从巴黎郊外开始

2018年07月21日 3万名教练教给孩子们的还有如何尊重他人、守时、礼貌、公平竞赛。若真如此,法国足球的登顶又验证了“生活中做对了,足球也就对了”
没有到位的处罚相当于纵容

没有到位的处罚相当于纵容

2018年07月14日 对被查实的性侵犯事件必须加大处罚力度,触犯刑律就应该接受审判。仅仅撤裁教职,收回各种荣誉称号,对于性侵者来说几乎算是纵容
一切是否完好如初

一切是否完好如初

2018年07月14日 还是要套句老话说,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替更迭是现象,背后的永动机是什么?浅说是时势风向,深说是人心向背

假如总统痴呆了

2018年07月06日 终结阿尔茨海默症,不能将疾病诊断、治疗、转归完全寄望于某一仪器或药物,否则终将陷入“希望-奢望-失望-绝望”的泥沼之中

正念禅坐坐什么

2018年07月06日 仅仅执着于观察记录打坐、劳动、春花秋月等等表象,而没有透露出一点点“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况味,又如何能是禅呢

最厉害的毒药

2018年06月30日 眼鼻舌身都失陷了,照理类推,还该有耳朵听见即中毒的“闻毒”,以及心里一想到就中毒的“念毒”。毒药何必一定是具体的物

文明与野蛮的展示

2018年06月30日 “忘却”并非通向美好未来的“通行证”。它有可能获得一时的麻痹,但总有一天会因此付出代价

末路王朝的君臣互粉模式

2018年06月21日 稍显遗憾,史上顶配的风雅组合,赵佶、蔡京、童贯,又各被摊派了一款政治身份:昏君、佞臣和阉竖。如果要葬送一个王朝,上述三人是标配

毕奥格大夫的体己话

2018年06月15日 一位濒死者可以失能、失智,但未必一定会失尊严、失体面、失慧根。只有坦然接纳亲人的帮助与照顾,才能真正克服濒死的羞耻感与罪感
高考的集体迷信

高考的集体迷信

2018年06月14日 如果把供奉在高台的高考放下来,仅仅当作是一场选拔考试,以平常心对待,让学生们轻轻松松地应考,我们的教育会崩溃吗
嘉靖七年的冷:冬天来了,春天还很遥远

嘉靖七年的冷:冬天来了,春天还很遥远

2018年06月14日 文徵明与王宠就是一对屡试不中的师徒。《关山积雪图》,就是一位“我心已死”的学渣端给另一位“初心不改”学渣的鸡汤

耻与魑魅争光

2018年06月09日 世上事,是永远不乏庸人来扰人兼自扰的,我们看明白了,冷眼以待,总有他们“作伪心劳而日拙,卷羞怀拙而去”的一天

当孩子们认真起来

2018年06月09日 大人们要顺从他们的兴趣,不计一切地鼓动他们走下去吗?还是要劝阻他们,折损他们的认真,让他们不要把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里
威廉一世皇帝忠实的德国仆人

威廉一世皇帝忠实的德国仆人

2018年06月07日 老天成就了德意志的统一,成就方式是发给德意志一个天赋使命的普鲁士,发给普鲁士一个无所不能的俾斯麦,发给俾斯麦一个平庸却知人善任的威廉一世
罗斯总结写作生涯:巨大的孤独还有沉默

罗斯总结写作生涯:巨大的孤独还有沉默

2018年06月02日 菲利普·罗斯在2012年正式宣布封笔:我把一生都献给了小说——读小说、写小说、教小说。我已经将自己拥有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

《光荣与梦想》的中国见证

2018年06月02日 译者没见过万宝路飞扬跋扈的硬汉广告,想当然地以为cowboy应当是使人想起平和恬淡柔美的乡间景色、田原风光的牧童

阿喀琉斯和李逵的沙龙365登入

2018年06月02日 文化相对主义的本质不是尊重,而是冷漠,它的逻辑结果也不是宽容,而是暴力。我们不和你们争辩,也不想说服你们,因为咱们没关系
伟人要萎靡一点才有样子

伟人要萎靡一点才有样子

2018年05月31日 大卫的拿破仑有着古希腊雕像般的凛然,而德拉罗什的拿破仑则有一种旁人轻易便能洞见的疲惫和憔悴。走向神坛和走下神坛,都由画笔打点
谁还想看田纳西·威廉斯

谁还想看田纳西·威廉斯

2018年05月29日 威廉斯真正让人体会到了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他详细地描绘了这些人的孤岛生活和为了靠近彼此所做的努力,尽管奋力前行,却永远无法在别人那里靠岸

你为什么不参加毕业舞会?

2018年05月26日 如果说传统的Prom是高中生正式步入社会前的一次亮相,那么在社交媒体时代,想要“为他人所瞩目”,自拍就可以了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华润银行 银监局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tpp协议 陈小鲁 吴晓灵 社会抚养费 贯彻新发展理念 埃博拉 内蒙古银行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中远集团 prl 曹永正
沙龙365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