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1. 发表评论
  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3. 新浪转发
  1. 0

耻与魑魅争光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23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6月11日
可以听文章啦!
世上事,是永远不乏庸人来扰人兼自扰的,我们看明白了,冷眼以待,总有他们“作伪心劳而日拙,卷羞怀拙而去”的一天
文|张宗子

作家

  《聊斋志异》里有不少胆子大的狂生,不怕鬼,也不怕狐狸。小时候读聊斋,印象特别深的几位,就包括《青凤》里的耿生。他的名字也好,叫去病,霍去病的去病。耿家过去是大族,“第宅弘阔,楼舍连亘”,后来家道中落,豪宅成为废园,加上闹鬼,愈发荒芜。耿去病好奇,夤夜去探虚实,遇上狐狸一家,其乐融融地过日子。这家的女孩青凤长得漂亮,让耿生神魂颠倒,几杯酒下肚,嚷着要娶为妻。胡家躲避,耿生就夜夜到楼下读书,希望再见到青凤:“夜方凭几,一鬼披发入,面黑如漆,张目视生。生笑,染指研墨自涂,灼灼然相与对视。鬼惭而去。”

版面编辑:许金玲
  1. 此篇文章很值
  2.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沙龙365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