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4月15日 16:55

七号楼断想:追记海南省首位省委书记许士杰

三十年前,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时,我曾是中央媒体上岛采访的第一批记者之一。在一百多天的采访中,目睹了建省初期的步履蹒跚,结识了一批在改革开放第一线的先行者。其中已故的省委书记许士杰是印象最深的一位。这几日,中央公布在海南省建立覆盖全岛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重大战略部署,我想许士杰书记的在天之灵将“泪飞顿作倾盆雨”。 翻出1992年夏天写的一篇文章,告慰他纪念他。 ......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2日 18:37

清明忆故人陈虻

清明忆故人陈虻
清明又至。我从《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一书中,抽出最后一章,以此文纪念故人陈虻,今年是这位优秀的电视人去世十周年。
 
深呼吸,如释重负: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1日 20:09

陈虻: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陈虻: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2018年度感动中国人物今晚揭晓。 央视主办的这个年度特别节目,从2003年播出首期,至今已经走过了十六个年头。 颁奖盛典主持人之一白岩松曾经说:如果问这些年来,央视原创了哪些成功的电视品牌,我想《感动中国》一定可以名列前茅,甚至排名榜首。 这个特别节目的最初创意,或者说“点子”, 来自于陈虻,当时的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 白岩松在他那本《幸福了吗》的书中写道: 2008年底,在第七个《感动中国》诞生之前,陈虻英年早逝,引发整个新闻评论部人内心巨大的感情地......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5日 09:00

纪念杨绛先生:超凡脱俗的钱锺书伉俪

纪念杨绛先生:超凡脱俗的钱锺书伉俪
杨绛先生于2016年5月25日凌晨1时10分在北京病逝,享年105岁。生前留有遗言:火化后再发讣告。 时间前移18年:钱锺书先生于1998年12月19日上午7时38分在北京病逝,享年88岁。钱先生的后事一切从简:杨绛先生在他的身旁放上了一个亲手扎制的插有蓝色勿忘我和白玫瑰的花篮。按照他的遗愿,遗体由二三亲人送别,没有举行悼念仪式,不保留骨灰。

      25年前,笔者有幸采访到这对学术上的神......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3日 09:24

福田公墓:人生百态又一处

福田公墓:人生百态又一处
北京福田公墓建于1939年,资格之老仅次于万安公墓。 陵园内遍栽果木,以桃树居多。清明时节,桃花、杏花、李花次第盛开,灿若云霞,散发的清香,仿佛可渗入到尺许深的地下。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3日 16:05

卫立煌海外归来揭秘

卫立煌海外归来揭秘
  从一部私人家族史的记录视角,打开了认识卫立煌政治身份以及个人生活的另一个窗口。并回应了网上近日有些不准确的传闻。



卫立煌,字俊如。安徽合肥人。戎马一生。 他能征善战,曾被称为"蒋介石嫡系中最能打仗的常胜将军"。抗日战争后期,他担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在滇缅战场战功累累。盟军司令史迪威将军也赞他是"中国国民党军队中最能干的将领。" 1948年1月国共两党激战的紧急关头,蒋介石把卫立煌当做一张王牌打出来,给了他50万精锐的美式装备军队,让他担任"东北剿总司令"。11月辽沈战役国民党大败。蒋介石下令撤职查办卫立煌。1949年1月底,卫立煌化妆逃......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30日 09:16

【转载】张企明:我记忆中的燕东园

【转载】张企明:我记忆中的燕东园
作者的父亲:张景钺(1895—1975)我国植物形态学和植物系统学的开拓者。1948年选聘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北京大学教授、生物系主任。 作者的母亲:崔之兰(1902-——1971)动物形态学家,教育家。中国现代动物组织学、胚胎学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6日 22:23

(转载)孙才先《燕东园:我们童年的乐园》

(转载)孙才先《燕东园:我们童年的乐园》

 
孙才先(主笔)   孙捷先   孙仁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过了一个甲子,我们已从一群天真活泼的儿童步入老年,依然经常回忆起童年在燕东园里度过的快乐时光。 1952年,国内高校开始大规模的院系调整,与我们小孩有关系的就是北京大学迁到了西郊燕京大学的校址燕园,于是我们跟随爸妈——孙承谔和黄淑清,从城里的沙滩中老胡同3......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8日 20:37

速写:黄万里先生

速写:黄万里先生
按:此文成文于2014年8月20日,近日南方洪灾频发,颇有感触,再度重温旧文。 历史上的今天——1911年8月20日,黄万里先生出生于上海市。 他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中国职业教育创始人黄炎培先生的三公子。 他1934年赴美留学,专攻水利水文学。1937年学成归国,倾毕生心力于中国大江大河的治理。 由于他在一系列治河问题上长期与国家主管部门的观点相左,是中国水利界一位名符其实的不同“政”见者。 黄万里先生不止一次地强调分歧所在:几十年内地治河有一个通病,重视水利工程,忽视水文地理,所有的水利工程都是以治河为基础的,但不了解河流的地貌与演变,又遑论治河!?</......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5日 14:59

送别杨绛先生

送别杨绛先生


5月18日的晚上,听到一个揪心的消息:杨绛先生病情危重,又不让抢救,恐怕难过去了。 远在深圳,7天来我多次默默面向北方,为老人家祈祷。 今天凌晨1:30分,杨绛先生走了,一家三口终于在天国团圆。 一、 杨绛先生,在我的父亲口中,始终唤她“季康”。而杨绛先生称呼父亲“献瑜学长”。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5日 13:27

杨绛先生和父亲的同窗之谊

杨绛先生和父亲的同窗之谊
今天是杨绛先生104岁生日。 杨绛先生,在我的父亲口中,始终唤她“季康”。而杨绛先生称呼父亲“献瑜学长”。

   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大学的同窗之谊。
更巧的是他们的生日相隔一天。父亲是7月16日,杨绛先生是7月17日。 杨绛先生和父亲说:“你九十大寿之后,我才知道你的生日和我只差一天。不过年份不同,你庚戌,我辛亥。” 2010年父亲过百岁生日,之前很早就收到了杨绛先生的贺卡: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8日 11:58

【转载】李宗仪: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转载】李宗仪: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王平:(1920-2012)燕京大学38班。毕业后在燕大生物系任教,院系调整后在北大生物系工作直到退休。此文是她的女儿李宗仪三年前写的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
圣诞购物季节,穿行于商店里涌动的人头和林立的衣架之间时一件银灰色的毛衣映入眼帘,心想这属于妈晚年偏爱的的黑白灰系列,她肯定会喜欢,但马上又意识到她和我们已是天人两隔,我没有办法再送她圣诞礼物了。这样的事在这一年内发生过好多次,在卖文具的地方,在卖干果的地方,在卖水仙头的地方。。。每次都提醒着妈已经离开......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3日 11:53

【转载】林明:回忆父亲林焘在燕南园的日子

【转载】林明:回忆父亲林焘在燕南园的日子
林焘(1921-2006),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20世纪60年代以来住燕南园58号和52号。 作者林明系林焘教授之子。 几年前我曾写《回忆父亲在中关园的日子》一文,被收入《北大老宿舍纪事—中关园》一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对于是否再写一篇有关父亲在燕南园的文章,起初我有些犹豫。这是因为,我们家在中关园生活的十四年也是我度过的童少年时代,中关园给我留下了纯真美好的回忆。而我们家搬入燕南园时,我已经长大成人,对燕南园不可能再有童趣......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7日 07:15

老照片中的母亲(下)

老照片中的母亲(下)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原有三、四本私人相册,开本大小不一,封面装饰素洁,按照童年、少年、青年排列。对我吸引力最大的,是母亲青年时期的照片,看过一次,就忍不住想再看一次。 小时候的我,常常要求看“妈妈的照相本”。母亲从柜子深处仔细的取出来,放到我伸出的双手上。埋头翻看,情不自禁,我口里会不断吐出惊艳之下的各种语气词:啊、哇、呦、啧啧、哎呀! 但现在,只有一个开本最小、封面磨损、装订开裂的老相册还幸存,里边多为母亲的童年照。其它的大都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就灰飞烟灭了。当时社会上、校园里红卫兵抄家成风。我们家在红卫兵还没有闯......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9日 00:02

老照片中的母亲(上)

老照片中的母亲(上)
我的母亲韩德常(1915.11.13——1990.7,14),如果在世,今年是百岁寿辰了。 翻开母亲留下的老相册:逝水流年,厚重、沧桑、斑驳的历史碎片,在褪色的黑白影像中,流溢出另一个时代的风情。对我固然陌生,但可能由于血脉相连的缘故,又有似曾相识的温暖。 母亲在照相馆照的人生第一张标准像。 老话说:“七坐八爬”,讲的是小儿七个月会坐,八个月会爬。 高背椅上,母亲坐姿自如,神色安静,显然年龄在七个月以上了。掐指算算,这张照片至少有九十九年的历史了。 经推证,这家照相馆叫“铸新”,位于“北京琉璃厂中间......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4日 20:36

速写:邓小平的“牌搭子”

速写:邓小平的“牌搭子”
今年清明,我在深圳。 莲花山上,伟人像前,献上花枝一束,永远的怀念。

翻出当年一篇采访的小文,生活中的邓公,栩栩如生: 桥牌是四个人的智力角逐,邓小平打桥牌必须有搭档,于......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7日 11:50

 追忆龙四公子

 追忆龙四公子
二十四年前的今天,深夜与凌晨交替之际。 六十五岁的龙绳文先生因患脑溢血,在美国华盛顿家中长坐不起,驾鹤西去。
   《人民日报》在几天后的一则讣告式简讯中评价他:“旅居美国多年,一直关心祖国的建设事业,并为促进中美关系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寥寥数语,背后却隐藏着不少轶闻和故事。 一、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3日 21:10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我为陈虻编著的《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2013年初面世,不到一年,已经加印10次。又要开机时,出版社征询我的意见,是否要修订补充?我频频点头应允,因为初版留下了很多的遗憾,对不住陈虻,更对不住读者的如此厚爱。 于是经过了半年多的努力:勘误、校正、补充、完善,新增了四分之一的内容,部分调整了结构,尤其是重新设计了全书的版式与封面,增加了陈虻23张工作照与生活照 。 现在本书已经焕然一新,很快就要上架了。 一、 去年这本书的走红,一是沾了柴静《看见》销售奇迹的......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1日 17:22

龙应台辞官声明:第一里路

龙应台辞官声明:第一里路


 
文化部一千天,是一個披荊斬棘的拓荒工作。在這一千天中,糾結長達三年的公視僵局解決;藝術銀行正式推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電影中心、臺灣戲曲中心、臺灣攝影中心逐一底定;博物館法、水下文化資產保存法、電影法、公廣法等等新立或翻修;文化外交網絡規模初建;影視音及出版政策成熟,蓄勢待發。文化部的「第一里路」雖然萬分艱辛,但已氣魄跨出。 能為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低頭流汗服務,是人生最光榮的付出。我向馬總統、江院長深深鞠躬,感謝他們給了我「俯首甘為牛」的機會。雖然「在水泥地裏種花」備極艱辛,但仍是看得見許多青翠嫩苗從地底鑽出,......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3日 14:38

速写:女作家张洁

速写:女作家张洁
77岁的女作家张洁,十月下旬,在北京举办个人油画展。开幕式上,她双手作揖,向文坛和读者告别。洒脱,决绝。

    现在,她已经回到了美国的家中。
去年,她卖了北京二环路边的房,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校区买了一一套小小的公寓:“老房子,简陋,但楼下有一个公共大花园,很美”。 她常常坐在花园里一棵树下的长椅子上。她说:“那个角落里的来风,没有定向。我觉得那从不同方向吹来的风,把......
阅读全文>>
沙龙365登入